大寶在急診室因為一條秋褲發脾氣
  7日,武漢市三醫院將一面寫有“心系百姓、排憂解難”的錦旗送給本地一家新聞媒體,這是一則遲到的新聞故事,經過新聞媒體、醫院、民政部門共同努力,在三醫院急診科“滯留”長達11個月的一家四口,終於得到救助返鄉。
  醫院迎來“不速之客”
  “快,這裡有個癱瘓病人,肚子疼,已經昏過去了。”2013年3月18日深夜,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擾亂了三醫院急診科的平靜。110警車送來一車奇特的人。
  該科護士長田娟娟清晰地記得當時情況:一女子下半身癱瘓,屁股上褥瘡已經潰爛,有些地方爛得能看到骨頭。一個滿頭花白的男人和兩個七八歲的孩子跟在擔架後面,天還有點涼,可一家四口都穿得很單薄,小孩穿著很髒的拖鞋,光著腳。田娟娟心裡有數了:應該是沒有收入來源的流浪人員。
  “先救人!”科主任萬少兵當機立斷。經診治,病人因癱瘓無法自己上廁所,膀胱都要被撐破了。排了3礦泉水瓶的尿後,萬少兵又為病人上了導尿管、並輸液消炎止痛。
  病人名叫閔三英,38歲,她的丈夫叫張傳銀,58歲,大女兒大寶8歲,小兒子小寶6歲。
  當天給閔三英做了CT、X光及B超檢查,結果顯示椎管內占位。他們又立即請骨科、康復科以及神經內科會診,並制定了手術方案。可張傳銀及閔三英本人都擔心手術風險,不願意簽字。萬少兵只好將其留在急診保守治療,護士們每天給她清創換藥、翻身、換尿袋,每個星期做一次膀胱沖洗。一個月後,閔三英身上20多處褥瘡漸漸愈合。按救助程序,當求救人員沒有生命危險後,應送往當地救助站,可他們擔心褥瘡會再次發作,甚至再次被尿憋得死去活來,拒絕前往。張傳銀帶著撿來的盆子、被子、衣服等,領著大寶小寶住進了急診室,把這裡當成了“家”。
  一家人住11個月急診室
  “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,他們在這裡落腳,我們怎麼辦?”萬少兵有些著急,一家四口占據急診室,已經影響到他們的搶救工作。儘管著急,但醫院還是無償給閔三英護理、換藥、換床上被單。
  去年7月的一天,張傳銀不知為何突然大發脾氣,砸壞醫生辦公室的電腦、掀翻護士的治療車。
  萬少兵說,在張傳銀眼裡,醫院救人應該“救到底”,他對“救到底”的理解就是,除了維持閔三英的生命,還得解決孩子的戶口、上學、租房等問題。他覺得醫院沒有盡責,所以要鬧。醫院向衛生、民政部門寫報告,民政部門也派人來解決,但張傳銀死活不肯離開醫院。這一住就是11個月。而這11個月,醫生們並沒有停止對閔三英的護理,依然為其進行治療以免病情惡化。
  今年1月16日,醫院向本地一家新聞媒體求助。
  記者5次探訪解開心結
  1月17日上午10點,記者來到他們急診室的“家”。床底下、四個床頭櫃塞滿了他們的破爛家當。
  張傳銀說,閔三英發病前,在廣州火車站靠給人引路掙錢,他給人抬包,本來盤算著給姐弟倆找個學校念書。可前年10月,閔三英突然就不能走路了,靠他一個人肯定支撐不起四個人的生活了。張傳銀只好又帶著閔三英到武漢,一到武漢,閔三英就因為尿瀦留住院了。他整天守在醫院,中午出去撿點吃的,晚上帶兩個孩子乞討。
  癱在床上的閔三英很瘦,如果不是這場病,她應該算個美人。“我認識老頭的時候才20歲。”閔三英回憶道,她不想一輩子待在農村,20歲那年,她不顧家裡的勸阻,離開老家孝昌。她不想回去給年歲已高的父母丟人。
  從1月17日到24日,記者5次來到醫院探望一家四口,帶著倆孩子去吃飯,與之交談,和醫院一道,決定助其返家,並將此事向省、市民政部門反映。
  經多方溝通,孝昌縣民政局同意接收。2月25日,市民政局派專人專車將閔三英送到孝昌縣。在省民政廳的協調下,縣民政局將閔三英送到當地醫院繼續接受治療。
  對於兩個孩子的問題,孝昌縣民政局表示,他們將給孩子上戶口,如果父母沒有撫養能力,經本人同意的話,政府會盡起撫養的責任,送他們上學。
  文/圖 據《武漢晚報》  (原標題:流浪漢一家四口占據急診室)
創作者介紹

eric

ffqdi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