梁偉民生前用過的辦公桌上放著他的警號牌與衣物 羊城晚報記者 湯銘明 攝【德耀南粵�
  文/羊城晚報記者 張璐瑤
  圖/羊城晚報記者 湯銘明
  清明前這幾天,江門的天氣陰沉沉的,隨時都可能降下一場大雨。梁偉民的妻子莫俊麗穿著一件黑色外套,來到丈夫生前工作過的江門市蓬江公安分局巡警大隊的大院里。在二樓的四中隊辦公室里,還留著梁偉民生前所用的辦公桌,頭盔、警服、警棍等都還整整齊齊地放在桌上。而對於莫俊麗來說,這裡從去年8月26日起,就已經沒了丈夫的身影。
  梁偉民是江門市蓬江公安分局巡警大隊的一名民警,2013年8月26日凌晨,剛下班的他目睹一伙人當街尋釁滋事,在上前勸阻時被連刺三刀,經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。
  悲劇:勸架卻被刺三刀
  事發當天晚上,莫俊麗正窩在家裡的床上看書,她習慣了每天晚上聽到那熟悉的敲門聲才放心入睡。
  凌晨兩點多鐘,莫俊麗迷迷糊糊聽到門鈴響了,她以為自己在做夢,接著又聽到了跟丈夫搭檔的保安員的聲音。保安員一邊按門鈴一邊急促地說:“嫂子,你開開門,出事了……”
  根據警方的調查,2013年8月26日凌晨,梁偉民完成巡邏任務下班後,獨自到蓬江區一處餐廳吃夜宵。凌晨1點多,犯罪嫌疑人楊某等人也來到附近吃夜宵,一直到凌晨兩點多,楊某等人準備結賬離開時,其中一人酒後在路邊嘔吐並摔了一跤。這時,楊某聽到鄰座的曾某等人有說有笑,以為對方在嘲笑自己,於是上前理論。梁偉民看到,當即上前勸架,不料被楊某打了一個耳光。見梁偉民被打,曾某等人站起來指責,梁偉民連忙制止,卻沒想到,楊某掏出隨身攜帶的彈簧刀,對著他的腹部捅了一刀。曾某等人見狀立刻上前與楊某等人繼續理論,楊某正欲駕車離開,見狀又拿出彈簧刀,發瘋似的刺向曾某等人,梁偉民忍痛勸阻,勸阻期間被刺中3刀,其中一刀刺中心臟。
  當日凌晨3時許,梁偉民在江門市第二人民醫院不治身亡,終年40歲。梁偉民生前所在的四中隊指導員李秋平告訴記者,由於當時梁偉民已經下班,所以身上沒有攜帶任何武器。
  隱瞞:抓逃只說出差學習
  莫俊麗在回想起那段經歷的時候,面對記者落下淚來。
  梁偉民是家中的頂梁柱,父母多病,女兒年幼,妻子沒有工作,全家5口人全靠他每月4000多元的工資養活。
  丈夫去後,莫俊麗寫了一份《梁偉民生前回憶錄》,《回憶錄》中寫道:“梁偉民工作後,每月都將工資分配好。首先是給家裡和父母的伙食費、醫葯費;再就是用於供樓;最後只剩下幾百塊錢給自己。他生前甚至都沒穿過一件超過200元的衣服。”
  縱然如此勤儉和孝順,莫俊麗也只承認丈夫是一名好警察,但不是一個盡責的好丈夫、好爸爸。
  莫俊麗回憶,“女兒1歲多的時候,半夜三點多發高燒,我打電話給正在上夜班的他,他讓我先去醫院,說正在上班,走不開,說完就把電話掛了。我只好背上女兒,半夜上街打的士,寒風中我們母女倆凍得直哆嗦,女兒在我背上哭,我在街上哭。”
  類似的事情,在莫俊麗的記憶里,早已不止一次。
  2006年,莫俊麗的母親因肺癌病逝,她打電話讓丈夫陪同她一起回桂林老家奔喪,正在四川捉拿凶犯的梁偉民回絕了,說有任務在身,一時半會回不來。莫俊麗覺得心寒,氣急之下,跟丈夫大吵了一架,差點離婚。
  回想至此,莫俊麗不禁唏噓。她告訴記者,在梁偉民的追悼會上,領導念悼詞,說梁偉民生前執行了多少任務,抓了多少人的時候,她才知道原來丈夫生前做了那麼多的事情。
  “每次出去執行任務,他都跟我說是‘學習’,回家拿兩套換洗衣服就匆匆走了。”莫俊麗說,“我也從來不知道‘學習’原來這麼危險。”
  食言:從來沒空帶女兒看海
  梁偉民有一個8歲半的女兒,“去年父親節的時候,女兒用自己的零花錢給爸爸買了兩件T恤,他很喜歡,總是來回穿這兩件,一直到走的時候,身上還穿著那件紫色T恤。”莫俊麗再次忍不住落淚,“本來那件衣服要跟他一起火化的,可是女兒說,要抱著這件衣服睡覺,就留了下來。”
  莫俊麗告訴記者,一直到現在,全家人都沒敢告訴女兒關於爸爸犧牲的消息。“我告訴她,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執行任務了,要好幾個月才能回來。”她說,“但女兒心裡應該是能感覺到的,我們都沒有說破。”
  在《回憶錄》里,莫俊麗寫道:“那個對女兒承諾說,寒假要帶女兒去海南看大海的爸爸走了;一次也沒有帶家人去旅游的爸爸、丈夫、兒子,就這麼匆忙地走了,一句話也沒有留下,最後一面也沒有見著……”
  “去年暑假,梁偉民還說,他7月份就能公休了,正好是暑假,可以帶著全家人一起去下川島看大海,7月忙,沒有去,到了8月……”莫俊麗泣不成聲。
  因為梁偉民的一次次“食言”,生在江門的女兒卻從未見過大海。而梁偉民的髮妻,在他去後,在他生前所在的警隊做著一份內勤的工作,繼續操持著這個家。編輯: 牟青  (原標題:江門一民警街頭勸架被連刺後身亡(圖))
創作者介紹

eric

ffqdi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