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別的快遞員都說了可以直接退現金,你憑什麼不退?”眼前的客戶滿身酒氣,朝坐在三輪車上的閆路大聲吼著。
  “這個應該是第三方私自允諾給您的,我們京東有規定,您可以......”負責這單退貨業務的閆路話才說到一半,“有一肚子氣”的客戶一下衝到了車前,一邊開罵一邊使勁拉扯閆路的頭髮。
  客戶藉著酒力,勁道很大,幾秒鐘的時間閆路的頭髮就被扯下來一大把。當時才成為京東快遞員兩年的山東漢子閆路沒有還手,卻把自己的嘴皮都咬破了,“痛得想哭”。
  “我們快遞員是代表京東直接跟客戶打交道的人,即使客戶無禮了,我也不能無禮。”被扯掉頭髮的閆路沒拿這事兒跟任何人抱怨。只是在第二天,這個連調休日也不肯休息的快遞員破天荒地第一次請了病假,在床上躺了一整天。
  替客戶多想一想,這是從農村走出來的草根快遞員閆路一直在做的事情。3年前的京東店慶,有客戶訂購了一臺投影儀,並要求9點30分前必須送到供開會使用。閆路帶著投影儀趕到寫字樓時卻意外發現,電梯壞了。
  閆路看了下表,離約定的時間只剩十分鐘了。怎麼辦?容不得多想,閆路抱著十幾斤重的投影儀就往樓梯間跑。速度太快,已經連著送了半天貨的閆路爬了幾層就累得頭髮暈。歇一口氣,咬著牙,閆路又一把抱起投影儀,跑了起來。
  “我們都以為你不送了,沒想到真準時送到了。”不到9點25分,在25層辦公的客戶看著門口滿頭大汗的閆路,止不住地驚訝。簽收完,客戶才想起來要給嘴巴幹得起了白皮的閆路遞杯水,但門口,早就沒了人影兒。
  那兩個小時,閆路送了近50單貨,卻沒喝上一口水。
  也是那一年,進入京東通州配送站工作不久的閆路就碰上個“重點”客戶。這個常在京東購物的客戶住在通州卻在北京跑場子上班,也沒個固定的上班場所。客戶每晚11點才能到家,也只有這個時候才能去送快遞。
  這個其他快遞員眼中的“燙手山芋”,閆路卻是一口就應承下來。“客戶也有自己的難處,”閆路這一送,就是好幾個月。好幾次,客戶執意要塞紅包給零點左右才完成簽字送貨的閆路,卻都被拒絕,“不該拿的就不能拿”。
  冬天夜裡的通州,溫度降到零下十幾度是常有的事。註重快遞員形象的閆路卻總是只穿著有些單薄的工作服完成送貨。
  高效、專業又用心,是同事眼中閆路的特點。在配送站的4年裡,年年穩居送貨第一的閆路沒有收到過1次投訴,妥投率達到100%。也正因為此,通州配送站站長甚至捨不得讓這個“快遞達人”調休,“他一走效率就得大降”。
  在山東老家的妻子高海雲去年曾來北京看過丈夫。細心的妻子發現,晚上12點後才能睡下的丈夫,第二天一大早5點多就得起床分貨、揀貨。為了保證送貨效率,閆路一天只吃兩頓飯。回老家以後,每次打電話她都不忘提醒丈夫一句:“一定要吃好點啊,別累垮了身體。”
  聽著丈夫滿口的應聲,高海雲只會默默掉淚。她知道,這些話說了也沒用。為了趕時間,閆路的早飯從來都是兩個小燒餅,“在路上兩口就解決掉”。中午送貨忙了根本沒時間吃飯,晚上要到九十點送完貨,才有時間去路邊攤簡單買點“晚飯”。
  “在他心裡,客戶比自己的身體更重要,”高海雲不知道的是,去年開始擔任香河配送站站長的閆路現在更忙了。整整快1年的時間,新上任的“閆站長”一天也沒有休息過。閆路前幾天在收貨時崴了腳,醫院檢查後說是骨折,還讓住院。可一聽要住院,閆路馬上不同意了,“馬上要過年了,貨物這麼多,我怎麼能在這個時候住院?”
  一瘸一拐地搬貨、驗貨、分貨,閆路的樣子連房東也看不下去了,給他送來了一副拐杖。但用了沒幾天,閆路又丟開了拐杖,“拄著拐杖乾快遞,太不方便了。”
  閆路自己也說不上來如此拼命的原因。不過,他卻想把快遞這個“不那麼受人重視卻很重要”的行業當成自己一輩子的事業。  (原標題:閆路:把快遞做成一項事業)
創作者介紹

eric

ffqdi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